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父亲头上染风尘

父亲头上染风尘

送我上学的路上,父亲总是问我,快乐吗?

我翻找着一周周心里积淀的所有不快,想要全盘托出,可话到嘴边却止住了。那些乱七八糟凌乱琐屑的事是多么微小而不值一提,而自己当初耿耿于怀的究竟是什么呢?想来恐怕自己也说不明白了。

在我的经验里,生活没有称得上痛彻或巨大的欢喜,我小小的心装不下古今风云天下国家。而只有我踮踮脚才可以触到的天,也没小到有什么不快需要睚眦必报的程度,凡事过了便也算是了结了。

我有看日月星辰玩耍打闹的小快乐,也有生活学习不顺的小困苦,见山是山见水是水,平凡而又简单。若是当初的风雨席卷了整片天空,如今也应当是碧空如洗,什么都不留下。

我别开脸说,还好。

他说,你过得开心就好。

我一时说不出话。每次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这么问,好像在进行一场深入研究的例行检查,而这会持续好久好久。

想想看吧,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并不多。一年之内,我们同城的时间只有一半,他乘坐飞机的里程是六位数,时间大约两百小时,总在两地之间来回往复。而我们的聊天记录几乎都是有关回家和离开的,还有我们之间的视屏通话以及他分享给我的各种信息。

他总是这样,一刻不停地践行着他给我说过的每一句话:他告诉我他知道并经历的故事,为我准备考虑我做得到做不到的人生规划,不会缺席我的任何一次成长。

有时我想,他们带我看到了无比广阔的天地,欣赏到了光辉灿烂的岁月,也体察到了阴湿晦暗的世间。我发现自己的身上也或多或少有那些美好和阴暗,即便如此,我也被他们包容和爱护。

三毛说,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。很幸运,我没有流浪。在那片土地上,我足够不卑不亢,不慌不忙,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前行。

看着父亲那张和我相似的脸,比起从前他确实多了白发。我总跟他说,他的头发不是从下往上白的,而是从上往下白的。他微微一笑,对我的观察颇有兴趣。

我说,那不是因衰老而黑色素减少了,而是一点风尘。

是的,那是我们一起走过的风尘。

我说,今天是个好日子,父亲节快乐。

他说,有你,我也很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