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初中作文 > 我的姥姥

我的姥姥

一把锄头,一个大的编制菜篮,一双沾着泥土芬芳的橡胶靴是姥姥干活的家当。

这天跟着小姨的车子回来看看姥姥、姥爷,到家后只见姥爷一人在忙前忙后的做饭,姥姥却不见了。“不用说肯定在田里。”小姨拿着小电瓶拉上我就往河南边的小片田里奔。还没过桥,我就看见姥姥的红帽子冒在人高的庄稼里。我坐在电瓶车后座叫了声“姥姥,回来吧,我们来啦!”只见姥姥一跳一跳地上了田垒,像个老顽童,可爱极了。她抖了抖脚,把靴子上的泥土抖了出去,看着她靴子上沾满的泥土,我突然觉得很好奇:“姥姥是不是长在田里的。”

她把那些从田里刚挑出来的青菜、土豆还有大葱用保鲜袋装起来,等饭后让我们带走。我妈和小姨总是劝她说:“我们俩现在过得都挺好的,不用你帮我们弄什么东西,你就在家歇歇,别总忙着上田里去。”可姥姥总把这些当耳旁风,从不听,她就是在家里也闲不住的。

坐在桌子上吃饭,看着一大桌子的菜,很多都是姥姥自己种的,那菜跟买的还真是不能比。有年冬天,小姨说在她还很小的时候,天特别的冷,到了晚上姥姥突然想起来不能把她的菠菜冻坏掉。大晚上的跑出去用茅草把那几棵菠菜包起来。姥姥这一辈子总在跟田打交道,她说:“我不像你们能说会写的,可有一样我比你们都厉害,那就是种菜忙田。”她总说田都是有生命的,你今年对她多多护理,明年她就会回报你。不知道姥姥从哪里得来的结论,但姥姥的田却是种得最漂亮的。

饭后,小姨又在说姥姥,让姥姥别去田里忙了,腿脚又不是太好的,到时候腿子又疼了。我感到疑惑的是,小姨和我妈她们总是说归说,从来都并不实际地去阻止,是不是真的关心姥姥?我跑去问我妈,我妈说姥姥是个驴脾气认死理,她闲不住,倒不如让她小忙活忙活,只要她能开心,也是我们这些子女能做的了。我们帮着姥姥把准备好的菜都抱上车,我抱了抱姥姥后坐上车,车子离去,我从反光镜中看到姥姥瘦小的背影扛着锄头又往河南田里边去了。

看着她的身影我笑了笑,姥姥果然是长在土里的,她在自己的土地上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为她爱的地爱她的人做着力所能及的事儿,她是这片土地的主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