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初中作文 > 游龟山公园

游龟山公园

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心情还算是平静,摸摸键盘,迟钝的移动鼠标。但我又必须声明,去之前却是因为感觉到了无生趣。或许是因为找不到人生的意义吧,曾经的人生或许是自以为是的存在意义,而此时却是自己要对自己进行残酷的否定。所以没了法子,像所有失意的人一样想寻个地方纾解一二。我是一个人去的,去之前打好了招呼,他们却显得有些担心我。

龟山,马屿本地的一个“小山丘”。沿途是水泥石阶与斜坡的“双拼”,走在中间密密麻麻的台阶格外的窄特别的矮,而两头两个横脚掌宽的斜坡则接近直角,走在上头分外吃力。小腿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紧绷着,慢吞吞的样子,就像小时候落在自己身后的父母一般,今时今日的自己不会一个跨步踩两阶几个飞跑直接到山顶。

路上走走停停,擦身过山脚的民居,看到一口井边斜倚着的塑料脸盆和缠了绳的金属吊桶,没有走近窥上一二井内的风光。只是继续向上山的公园走,长长的楼梯拐了一个七字型的弯,在拐角处一个废用的水泥电线杆孤独的矗立着,上头缠满了枯死的丝瓜藤,那无力的叶子在藤上在风里被肆意摆弄着。静悄悄的走过,并不打扰这位驻留在时光尘埃里的沉思者。慢慢的走,如同蜗牛一般。

累了,站直身子,发现隔着水杉是附近落地房的三层,那旧房子的旧阳台上积满了厚厚的落叶。那户,这户,还有沿途的许多户人家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收拾阳台了。斑驳老化的墙面,死死封着的窗户,他们无一不引诱着我向前,去揭开封尘的秘密,只可惜被山坡被守卫的樟树水杉阻断了去路。

我不得不说,现在的龟山萧条、沉默、消极。萧条是零落无人搭理的枯叶,沉默是一户户搬走的人家留下的死寂,而消极是枯枝撕裂天空后留给路人的内心感受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巧,上山的路,我没有遇到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