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以等为题的作文

以等为题的作文

我不怕她先走,我就怕她等着我。跟着父母在外地近十年,母亲说,落叶总是要归根的。几经周转,在我初二那年将我转学回了老家。

我从未离开父母生活过。因为我在老家无人照拂,母亲便带着侄女同我一道归去。我在城里读书,母亲和侄女在乡里的家里住着,等我一星期一次与他们相见。

我那时不懂,现在想来母亲从那时候开始一直一次又一次的等。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是母亲裹了棉被用背篓背了送我去的。母亲一路走走停停,这儿那儿的到处找我的班主任。侄女在一旁不停地哭闹。我木然着让她粗糙的手牵着,跟着她佝偻的身影,一路走走停停,一切妥帖之后,她对我说以后的每一个星期五,她都会在门口等我,接我一道回家。她背着背篓,从她抱着侄女到侄女蹦着迎我地等了两年。

当时天很闷热,灰灰的。母亲怕下雨给了我一把伞,只叮嘱了一句早点回来,便牵着侄女走了,我们班的会其实早散了。只是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约好一起去玩罢了。不知怎么看着母亲的背影,我心里竟有几丝酸涩。天很快转晴,闷热变为燥热,太阳晒的皮肤疼,眼睛也睁不开。同学便邀我去了一个有空调的包厢。我玩到近四点才推迟回家。出包厢的时候,外面的太阳依旧刺眼,燥热瞬间袭来。

越靠近车站,我越发不安,我匆匆上车,天哪,母亲抱着熟睡的侄女,在车上。我已经不清我当时的表情,只记得母亲疲软的身体和侄女红彤彤的脸颊,以及母亲脚边大包小包的菜。

“我本想等你一起回家的,后来我实在等不起了……”当时我是真的很想抽自己一耳光,等人是很熬人的,尤其是长时间的等待。等的时候开始是烦躁的,到后来则会演变成不安和绝望。我不知道母亲是怎样在那样的酷热下等着我的。

母亲说她就在建设银行的边上等我,因为那儿显眼。但还是怕我不能一眼看到她,便带着侄女在外面一直等。“人进人出的,总也有一丝凉气的。”母亲如是说,似是安慰。她是靠什么等了我那么久的呢,会不会在某个瞬间看到了疑似我的身影,欢欣着,很快又看着别人走远,就这样一直挨到人尽热散天晚。那时的我,可正在包厢里吹着空调啊。

其实到现在她也还是在等。现在等我高中毕业,以后等我工作,结婚生子,她还是会等,等到她无力再等恐怕才尽。我无力的是我阻止不了她的等,也回报不上她的等。我不怕她先走,等了我,就怕她等不到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