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人在,桥在

人在,桥在

“位看三月桃花冰,冰泮河桥柳色草。”这首诗中的桥便是黄河浮桥。所谓降龙锁蛟,这桥沟通了黄河两岸人们的往来,无愧于“天下黄河第一桥。”

有桥的地方便有人。

人们在黄河边,依河而居,这纵横黄河的船桥为人们提供了交通便利。桥在,人也傍水而居,连起了黄河两岸人民的生活之桥。

这桥在清朝时期进行了改建,变成了一座横贯两头的铁桥。“黄启炎传,铁汉秦章光陇板;河清海晏,桥虹耀彩卫金城。”铁桥用自己钢铁的脊骨,重新担起了通达黄河的重任。

人在,桥在。由浮桥变成铁桥,人们也由盛唐安乐转为清朝国耻的境地,肩负着越来越重的职责。

辛亥革命的炮声打响,这座铁桥改名成了“中山桥”。解放战火燃到这里,换了名,人也冲破了思想的牢笼。桥见证了封建王朝的没落,目睹了封建思想的褪色。

到了抗战时期,中山桥成为了苏联援助中国物资的必经之地。更成了中国抗战物资后援队的支柱。它不再只是为了沟通两地而设的交通枢纽,更是抗战后备力量的集中营。

桥在,人在,桥为人提供了便利的交通,人对抗战胜利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。桥默默凝视着,威风凛凛,绚丽壮观,俨然东方的守卫,以其凝眸,征服东方大地。

桥在国共内战时期受到了重创。据安老先生回忆,一开始,敌人的子弹打在大桥的铁皮上,留下了千千万万的坑洼,桥依然挺立。在炮弹的轰炸下,桥最终难逃坍塌的命运,但他的脊梁依然屹立,残破而不颓唐,就像这解放区的人民,是炮火击不倒的。红旗插在白塔山顶,扶眉之战,兰州解放,桥注视着这红色的胜利。

桥在,人在。中山桥虽然塌败却不颓唐,就像这儿的人,虽有失策却能力挽狂潮。

俗语有云“隔河如隔天,渡河如渡鬼门关。”虽然解放后,中山桥能起到的交通枢纽作用没那么显著,但依旧有许多人希望可以重修铁桥。

人在,桥在。石勇鹏带领他的团队早早开启了重修铁桥的计划,兰州大学的学生们,同心协力,筑桥,也筑梦。

筑了桥,人便在,那抗日英雄的品质仍在,解放战士报效民众的决心仍在。如这桥,在筑梦的青年学生中也筑起了桥的梦。铁骨铮铮,重修的他倒像是个久病初愈但无所畏惧的战士。

桥与人。这桥是历史的见证,镌刻了兰州古往今来的历史变迁,也展示了兰州人民灿烂的历史文化。它屹立于黄河之上,傲然正如兰州英雄,牵动了人民的喜怒哀乐,也牵动了兰州的盛衰兴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