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成长

成长

我也在想,或许上一个星期,是我成长最快的阶段。内心上开始担负起莫名的责任,以及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。

只因“吃不下饭”这一小小原因去医院检查,却意外得知自己胃癌晚期,贲门癌晚期,肿瘤扩散,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剧?普通人听着都可怕,何况是八旬的姨奶,上帝已夺去了她的听力,现在连身体也要摧残。姨奶是一位极度优雅也极度有气节的人,真的,所有认识她的人没有一个不夸赞她。她曾是公安局的警察,又是第一批《渔鼓舞》的话剧演员。这样一位极其优秀的人,她又怎么会相信自己得了这么重的病?她所相信的是:“我只是年纪大了消化不好,不会生病的。”

一大家子都瞒着她,不愿意告诉她病情,所以当我们一家三口去吃饭时,她仍是满脸的热情与开心,听不见我们的对话,她只热情的喊着“吃啊,多吃点”,或是一桌子对话开心之时,她一个人孤单又无助的在一旁,做一个礼貌的听众。那种深情上的失落,真的让我想落泪。或许吧,这是我记忆以来第一次有近亲得这么重的病,几乎是无药可治。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奈,我无法用言语去形容那份难受。的确我们知情人悲伤,可是不知情者却只能孤独的在一旁用心聆听着她听不见的世界。病痛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,前一次来时还能与我们一起吃饭时的姨奶,这一次彻底孤单了。甚至临走前她仍是欢乐又热情地喊着:“下周再来啊。”我真的不敢想这样一个老好人,乐观又自信的人,当知道病情会有怎样的打击。

据母亲描述,姨奶实在是个很会隐忍的人,做胃镜检查,取一块伤口上的肉出来,姨奶硬是一声不吭笑着说不疼,甚至连医生都心酸地说:“不要忍了啊,越忍越疼”。本以为她可以乐观的一直这样下去,可前几天母亲告诉我,姨奶知道病情了,原因是在南京时那病房的字。她是一个有文化的人,怎会不懂那病房的描述语?也崩溃了一夜,经过舅舅的谈心,似乎终是又渐渐调整过来了。视频中,病房里苍白的老人开心地对镜头说:“等好了再一起出去玩一趟,我举小红旗。”可是深陷的眼球中的泪水止不住,我眼中的泪水也止不住。

其实上帝是公平的,姨奶的两个儿子都是无比的优秀,小舅舅儿子(我的哥哥)以390分考入南航,这也是我最大的榜样了。她辛苦的一生也是完美的,有付出也总有回报,而疾病与痛苦是客观的。或许每个人都该以潇洒的态度过一生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