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初中作文 > 风化的文明

风化的文明

晴朗的上午,贺兰山。山上的岩石如千万匹奔腾的骏马被勒住了咽喉,只得悻悻地扬蹄,却止住了步伐。嶙峋的山石裸露着,在阳光下反着光,一如千年前泛着冷光的战士盔甲。

想起了西夏王和他的王朝。西夏并非一个番夷小国,在北宋的时代,它是足以与之并立的。犹是西夏的第一个皇帝——李元浩,以及他的父兄祖父,他们都骁勇善战,立下赫赫战功,为自己和部落乃至国家争得一份荣誉。西夏的开国皇帝更开创了西夏独有的文明。他改变了原有的文字和服饰,请人撰写编造西夏文字……

我站在贺兰山巅,如一块久屹于此的岩石,遥遥望下,只见赤红或青的石,以及遍于山石间隙的黄土沙,轻轻一步,就带起些许的沙尘。千年前,是否也有一个人,这样俯瞰这座贺兰山?当他的白鸽从山腰飞起,他就指挥千军万马,歼灭敌人。所过之处,金戈铁马,硝烟四起。一场场战争过去,他依然屹立于此,俯瞰着他的王朝,他的子民。岳飞有言:“踏破贺兰山厥!”然而,南宋的军队却不曾踏足于此。西夏王也许觉得,贺兰山厥终不会被踏破。毕竟,这里是他毕生的心血。

我蹲下来轻抚岩石,感受岁月侵蚀的疤痕,石是粗糙的,并不如平日所见的磨光的玉石一类,让人心生敬意,有的还有未被岁月磨平的棱角。它们不知在这儿沉默了多久,经受了多久的风吹雨打日晒,也许几千年,也许几万人,乃至几亿年。远远的,可以看到一些岩画,痕迹已经被岁月冲淡,图画已模糊难辨。导游叹一口气:“这个岩画已经太久了,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只能看一眼是一眼。”太深太深的叹息,如一块沉石,在我心上印下了迹。

千年前,亦是有过这样的叹息,继北宋、大辽之后,成吉思汗灭掉了西夏王朝,灭掉了建立了西夏王朝的党向族。二十二年,党向族和西夏王朝坚守了二十二年,却终究败在了成吉思汗射大雕的弓箭之下。西夏王朝,终消失在了宁夏轻沙的吹拂下,消失在了沙湖荡漾的轻波下。而灿烂的西夏文化,也逐渐被历史的风尘掩埋。直到近代,一位外国的学者搜集走了所有的西夏文献,一如敦煌的文物,被人一箱箱运走,国人却无能为力。宁夏的风沙,渐渐的凄迷了,又凄迷了。

一切俱往矣,有多少人在追问如果西夏没有灭亡,如果文献被国人保存完好……只是,历史没有如果,而西夏的英雄,西夏的悲沧也只能随岩画旁日益模糊的西夏文字一样,渐渐模糊在历史的洪流中。

西夏,一如贺兰山的石,风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