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我将离去,但仍存活

我将离去,但仍存活

“一从陶令平后,千古高风说到今”,今日陶公若有知,必会抚掌击节而笑。——我虽死去,但仍存活。

陶公实现了里尔克在《果园》中别离而崇高的意境,无愧于自己的一世芳华。

叹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,我们每一个人都终将与岁月别离,但身泯灭,精神却要伟岸与崇高。

被称作“中国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士”的叶嘉莹先生,在九十岁感慨逝水人生时叹出她的人生芳华真谛:“莲华凋处孕莲蓬!”同样是别离岁月,先生却要尽她所能研究并传承中国古代美好的诗篇,将一世芳华浸润在中华古典诗歌中,既坚守了经典,亦可使后世感先生伟岸与崇高的君子之风。

纵观古今,如斯君子,流尽血汗,即便面临桃花流水然去的处境,仍旧不忘耕耘。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于《琴赋》中高咏:“委性命兮任去留!”虽然别离了岁月,却也别离了岁月中的蝇营狗苟,传承给后世的是竹林间鼓风箱旁打铁的超凡脱俗的人生境界,是不畏死亡,向死而生的一曲《广陵散》映射出的一世芳华。屈原别离了岁月,留给后世的是虽九死犹未悔兮的汨罗江畔义无反顾的投江身影,是爱国之情的最终归宿,虽然君子之身凋落,而其精神却得到了传承。作家臧克家在评论鲁迅先生时曾言: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;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”且不妨细想,鲁迅先生在那个战火纷飞,国人沉沦,整个民族陷入莫名低沉的年代,感民族之未来,弃医从文,雄词闼辩,如疾风骤雨之至般化为天际而来的月昼,照亮于前路,照亮民族的未来。君子俨然已逝,但君子之风却在天空上方呼啸,不曾离去。

揆诸当今社会,有些人唱了一路,却无词无曲,浑浑噩噩,不知所向。他们在有限的年华里活着,却已死去,不过我希望这些人可以不是大多数,而大多数的人能在在飞奔的岁月中渐渐明朗起来,在芳华尚未凋敝时,结出自己的果实,化有限为无限。

中国知识分子黄大年身处病中却说:“请将我的电脑交与国家。”这难道不是一名君子吗?病中依旧思国之工作;袁隆平奔走山野阡陌十几载乃得一稻,裹亿万人之腹;南仁东爬上山巅,炸开天坑,安上天眼,以便后续研究星汉之奥秘。或许他们终将别离岁月,但他们所创造的价值却会传承下去,永不逝去。在这个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的当下社会,什么是活着?拥有亿万金钱?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?我想都不是,这些一旦别离岁月,便如碎土立即风化,不留痕迹。唯有躯壳与载体之外的精神传承,方能回答。

长江滚滚东逝水,浪花淘金英雄。岁月是一指流沙,诚然,或许我们终其一生也可能无法企及那高度,但这也不能成为我们庸碌一生无所事事的借口。

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,我们在有限的岁月里,做好自己,站在前人们的肩上,悠悠岁月,且以深情度芳华,无愧于心,无愧于人。

冯骥才曾言:“植物死了,将生命留在种子里,作家死了,将生命留在作品里。”言为心声,寥寥数语,展现了生命维度延伸的境界。

如此看来,与其在人的本质被商品拜物教抛向欲望表面的社会中,像聒噪不休的乌鸦习惯性昂首啼鸣,不如沉下心来,做好自己。

但愿人生一骑瘦马踏九州,织丝成帛;一池青荷踏人间,裂帛成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