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初中作文 > 幸福的喷嚏

幸福的喷嚏

年前的一个星期天,爸爸骑着那辆比我年龄还要大的摩托车,送我去特长班学习。

凛冽的北风从我的耳边吹过,留下一阵低低的狂妄的呼啸,像是空气与松针的磨擦声,沉闷得让人难以忍受。风又使劲吹拂着我的脸庞,仿佛是要在我的脸上刻下深深的印记。我被刺得生疼,可我硬是咬着牙没吭一声儿。

疾速行驶的摩托车停了下来。我没有回头,但是能够感觉到,爸爸那双握住车把的粗糙大手冻得如同冰块。他拉拉我头上的帽子,低头对我说:“冷不冷?坐后面吧。”我没有出声,头朝后一扬就看到了爸爸的眼睛,爸爸的目光里是满满的爱和心疼。我悄悄低下头去用沉默表示我的不同意。爸爸呼了口气,那团乳白色的气体在寒冷的空气中渐渐远去,渐渐消散。爸爸又说话了:“前面太冷,坐后边去。”在爸爸的强制命令下,“理所当然”地、也是“顺理成章”地,我躲到了爸爸宽大的背后。风,好像真的小了不少。

摩托车又启程了,我看着爸爸在风中被吹得鼓鼓的外衣和裤脚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:我和爸爸的身高也就相差那么十几厘-作文大全-米吧——也仅仅就那么十几厘米而已。难道只能让爸爸给我遮风挡雨吗?我在心里无数次质问自己。

我再也忍不住,捅了捅爸爸的背:“爸,我要坐前面。”“坐后座多暖和,干嘛要坐前面?”爸爸再次握紧车把,扭头问我。“嗯,就是想坐前面,想坐。”经过一番争执、纠结,我终于又坐在了前面。

风还是很冷,冷得无法形容。扎在脸上,疼。可爸爸刚才不也是这样的吗?

车又停了。爸爸脱下身上的外套,以不可违抗的口气说:“披上外套,不然就感冒了。”说完,又给我系上扣子。

风,好像没刚才那么大了,也没有刚才那么的刺骨凉了。

终于到达我的学习地点,我拉着爸爸进屋里暖和一下。坐在老师的会客室里,我心里暖暖的。

“啊——啊嚏!”一个大大的喷嚏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喷薄而出。尽管有爸爸外套的保护,可我还是感冒了。我揉揉鼻子,就听见爸爸说:“不听话,感冒了吧。”然后,一杯温热的水就由爸爸的手传递到我手中。

那一刻,我觉得,我的喷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喷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