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高中作文 > 谁的高三不彷徨

谁的高三不彷徨

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就习惯像这样静静地坐在床头——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,就这样静静地坐着。仿佛,一坐就能坐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,才不管它什么精读泛读、函数代数、分子原子,还有莫名其妙的虫洞黑洞……

我不喜欢那样一个沉重的自己——从早到晚,始终成为老师意念的木偶,让各种公式符号就像绕地行星一样在脑子里飞速旋转。有一天我突发奇想:这些东西旋转的速度一旦加快到一定程度,会不会摆脱重力飞出大脑遨游太空?忽又想起英语老师刚刚讲过的“重力”一词,就是“gyavity”,它还有一个意思叫“重要性”……或许我的同学看到这不着边际的“意识流”,都会双手捧脸,“狗窦大开”,露出一个特别诧异的表情,用一种极其夸张的语气赞道:“哇……学霸!”对此,我眼球上翻,露出一个360°无死角的白眼……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了!然后呢,然后又是紧张的复习。

坦白地讲,我并不觉得这种紧张而忙碌的生活是适合我的。但无奈的是,老师一遍遍强调,一轮复习至关重要,不能留盲点,否则你会像失去了方向的鸽子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其实,我一直是一个非常懒散的人。过去的16年里,我很少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地去完成一件事——天生的乐天派,使我对什么都看得比较开,对自己特别宽容甚至放纵。从小学初中,我都是数学老师的宠儿,他们却都曾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过我:“如果你再勤奋一点儿……”我不笨,我当然知道如果再勤奋一点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,但是一个从小就散漫惯了的人要怎么样才能变得勤奋呢?

我是一个乐观的人,乐观到偏执,乐观到觉得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。而乐观过了头就成了盲目乐观,就会不停地找各种借口来掩盖越来越严峻的现实,然而最终会被现实狠狠地扇上一巴掌。高一高二的时候想着我的中考分数高出90%的同学,就任性浪荡了两年,总以为高三努力一下就会依然故我。可等到高三才发现自己已被当年中考分数相近的人甩开了一大截。我要怎么补回呢?怕是补不回来了。

但是又有什么补不回来的?离高考还有270多天,一天补一分就是270分了——然而这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很小的时候,当小学教师的外公外婆总是对我念叨将来一定要考取清华北大,一直到了-作文录-初中,我还天真地以为这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。直到进入高中,残酷的现实让我明白了什么叫“梦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以至于那些美好的梦想渐渐成了我生命中的稀客。

我知道不应该这么悲观,但确实有段时间我是十分忧郁的。这样的感觉大概很多人都有过,就像路走到一半没法走下去了,并且走的还是一条未知正误的路,更可怕的是终点也许是你永远触及不到的地方。自己感到茫然无措,灰心失望。后来干脆自暴自弃,开始看大部头的小说,看了好多好多,大概我的“少女之心”就是那个时候茁壮成长起来的。小说耗费了我大把的时间,但也稀释了我的悲观情绪,让我的不良情绪得到宣泄。而且我这个人看小说非结局美好不看,所以小说即便情节再虐心再曲折都会有美好的结局——这也等于是在暗示自己:生活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,雨后终归天晴。有时被虐得受不住了,我就去选择看一些很轻松的宠文甜文,然后拥有一段甜蜜的心情。同时我的笑点也变得更低,一遍看一边傻笑,再阴的天也变晴和了。我的偶像墨宝非宝就非常擅长写温馨的小甜文,语言跳跃幽默又生动,最适合心情不好的时候去读,看完后仿佛马上就复活了!

我一直记得这位墨宝非宝。她告诉我,无论有多么悲凉的身世,无论有多少不得已的苦衷,你都要相信,生活中的幸总大于不幸,自己值得幸福。她的故事总会有一股治愈人心的力量。无论情节多么坎坷曲折,最后都会回归温暖甜蜜的生活中。高三之初,很不好过,我单靠着她的书这么熬过来了。

我从来没有像喜欢墨宝非宝一样喜欢过一个人,她给我的感觉是由内而外自上而下满满的都是正能量。朋友总说,我现在是个活力四射的人,其实,治愈我的正是她的书。所以我想要努力地接近她,感受她所感受的一切——特别是那些美好和感动。

墨宝非宝曾是上海交大国际法学系的学生。所以,我现在一心要考取交大。我知道难度系数非常大,可我就是要试一试。如果我做到了,应该此生无憾了。

我可以做一个勤奋的学生——现在应该是我直面现实不懈努力的最佳时机了,我知道我该干什么。可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他所预设的一切,那她也能称神了,对吗?

所以,怎么才能实现此刻心中萌生的这个既遥远又切近的愿望?

谁能为我指点迷津?